首页 > 舆论场 > 新闻内容

四川豪特路桥工程有限公司违规施工致人死亡家属维权被怂“死个人算什么”


作者:王金锐     来源:赤子杂志社     时间:2019-12-02 15:49

字号
2019年11月6日,由四川豪特路桥工程有限公司负责施工的江油市S209二郎庙至雁门段改建工程发生一起安全事故,事故致一人当场死亡。据死者家属讲:在接到噩耗后,家人从近千里的老家西昌赶到位于江油市马角镇的项目部要求了解一下死者死亡原因,但自称公司办公室主任的刘姓工作人员漠视生命,面带微笑地告诉死者家属:“我们老总很忙,没有时间见你们,死个人算什么!”就公司工作人员的冷漠态度,死者家属异常气愤;公司财大气粗、员工素质低下,严重践踏死者尊严,我们需要讨个说法。
 
( 项目施工现场)
 
据张师傅(化名)介绍:“事故发生在11月6日午后1点35分左右,罗某发(死者)像往常一样和我们四个人一起午饭后来到出事的地方继续对窄狭河路段进行高迈坡排危作业,其中我们的小老板李某江和罗某发两人负责在上面对山体喷浆,余下的人负责在下面调料、打杂。”他说:“在干活的过程中只听到有人喊‘遭了’,接着一个东西就从上面滚了下来,我还以为是啥子工具掉下来了,赶紧往旁边躲,谁知掉下来的是个人。”张师傅在讲述的过程中还心有余悸:“我和几个工友赶紧跑过去,才看清是他(罗某发),我随即把他抱在怀里,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只是感到他很痛苦。有工友赶紧去拿电话报警,谁知手机都放在工程车里无法拿出(车门是锁住的),我就一直喊他的名字,但是没有应答。”
 
“由于整个工程没有搭建脚、手架,所以李老板只能从山上顺着山坡往下跑,听老板说:“他是在路上向别人借的手机叫的救护车。”他不停地用手搓着衣角:“等到老板跑过来已过去了一二十分钟,最后救护车和警察也赶到了,别的事情自己也记不起来,当时头是懵的。”
 
“项目除了没有搭脚、手架外,上面还没有安全防护网。”他说:“有一次我也差点被上面的飞石砸中,碗大的一块石头从上面掉下来,幸好我反应快,往侧面一跳才躲过,石头刚好砸到我的脚边边,真的算我命大。”
 
据了解,张师傅是死者(罗某发)的老乡,这次出门也是他(死者)叫出来的。他说:“我五十多岁的人了,第一次出门打工就遇到这种事情,心里特别难过,毕竟大家一起出门在外,原以为可以相互照应,短短几天就阴阳两隔。”他说:“看到他们悬吊吊地在几十米高干活,我头皮都有些发麻,虽然工资比我们打杂的高,但比我们危险多了。”
 
据死者儿子介绍:他(罗某发)干一天活的工资是230元,而死者的妻子段女士一直处在悲痛当中,问她什么问题都是木讷地点头或摇头。
 
(企业项目公示牌)
 
对于公司的态度,死者的大哥罗某某非常气愤:“我们这些家属不远千里赶到这边,除了心中的悲痛,更多的是想知道他(死者)坠落的原因,但是自称办公室主任的刘某无视我们家属的心情,对于我们要求见公司老总的诉求,他直接答复我们老总忙得很,哪有时间见你们,死个人算什么!”
 
“当时我们这些家属气得啊,真想冲上去打他混账一顿,但是我们还是很理性,没有大吵、大闹耍泼。”他说:“更可气的是他还面带微笑和我们说话,这就是漠视生命,对死者的不尊。”
 
“我认为哥哥的死就是老板谋杀,在那么高干活不但没有搭架,甚至连个安全网都没有,不出事才怪。”死者的妹妹一直处在悲痛当中:“听到那个刘主任说死个人算什么时,我真的气得浑身发抖,如果不是脚不方便,我肯定会过去扇他两耳光。”
 
“这种原始、粗暴的施工方式在80年代比较普遍,而现在只有江油还在用,主要是相关单位严重的不作为。”死者的大哥质疑:“生命无小事、安全无死角,豪特公司为了节约两个成本把生命当儿戏,这就是犯罪。”
 
(项目概况)
 
公开资料显示,四川豪特路桥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注册资金1000万元,实到资金500万元。2016年公司增资到20800万元,实到7000万元。该公司主要经营范围:公路工程、公路建设工程、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水利水电工程、公路路基工程、公路路面工程、土石方工程、河堤工程等三十四种可经营项目(依法须取得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展开经营活动)。
 
记者网上查询,江油市S209二郎庙至雁门段改建工程全长27.539km,途经二郎庙镇、马角镇、雁门镇,总投资约31588万元,四川豪特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以勘察设计按规定下浮20%,工程费用按财评下浮0.15%的综合评分第一中标。
 
参与死者赔偿调解的刘先生(化名)透露,该项目是由豪特公司转包给另外的一家劳务公司承建,劳务公司又转包给小班组(音:李某江),李某江既是老板又是工人,所以事发时他也在几十米的高空作业。
 
(事故现场)
 
“这种情况不排除是公司层层转包,致下面的小老板无利可图不惜铤而走险,为把利润做到最大化,施工班组在设备、设施上节约成本进行违规操作,所以才导致事故的发生。”行业内人士王先生告诉记者:“按理说像四川豪特路桥这样的大公司在管理上应该很规范,这种低级错误不会轻易去犯,除非公司项目负责人和监理方失职。”他说:“项目转包必须要有十足的证据,这个需要相关部门去查实,但几十米的高空作业没有进行安全防护肯定有问题,相关部门在监管上应该是缺位,这种节约成本的方式不可取,毕竟安全重于泰山!”
 
据死者家属透露,他们11月15日在马角镇政府的调解下与豪特公司达成了赔偿协议,死亡赔偿金和相关费用共计128万元,其中包括死者83岁的父亲和75岁母亲的赡养费。但对于公司员工漠视生命的做法将永远无法释怀!

本刊记者  王金锐
(责任编辑:张晓峰、李军)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网友报料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博

客户端下载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招贤纳士 在线留言 在线报料 人员认证
国度网络 网站建设